法制網首頁>>
民法典視域下流動質押的監管人責任
發布時間:2021-10-20 10:44 星期三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一、問題的提出

近年來,商事實踐對擔保財產的非流動性需求劇增,浮動抵押這種傳統的擔保制度面臨著擔保效力弱的制度缺陷,商業銀行往往會基于浮動抵押的商業風險選擇額度較小的信貸方式,而且還款期限相較于固定擔保更短,動產應有的融資效能沒有得到充分有效的發揮,因此傳統動產擔保的制度供給已經無法滿足企業日益旺盛的融資擔保需求。鑒于浮動抵押先天不足的缺陷,實踐中產生了流動質押的動產擔保形式,這種新興的動產擔保方式既滿足了實踐中商事主體對于融資擔保的商事需求,又可以加強擔保權人對擔保財產的控制,在實踐中受到越來越多的歡迎。這種方式往往是由債務人將自己的質押財產轉移至債權人或者第三人的監管,質押的財產可以在擔保權利的存續期間自由流動,但是應當按照債務人與債權人約定的數額、質量或者價值以確保其可流動的最低限度,從而保障了質權人擔保權利的行使。在實踐中,還存在非轉移出庫的質押模式,即質押財產并不發生物理上的轉移,依舊存儲于債務人場域之中,由債權人或者第三人就地監管。對于質押財產的監管人責任確定和承擔方式便成為當事人爭議的關鍵問題。

二、監管形態的理論考察以及監管責任承擔

債權人派駐監管人的情形往往爭議不大,若自身具有監管不力其應當承擔相應法律后果。但債權人往往是商業銀行,一般不具備相應的直接監管能力,因此往往聯合物流公司進行監管,所以司法實踐中的情形往往是先簽訂三方協議,再由債權人協議委托第三人監管?!毒琶駮h紀要》第六十三條對此情形作出了規定,《民法典擔保解釋》與此規定一致。在筆者看來,該規定問題較大,在司法實踐中流動質權的交易形式遠不止這一種形態,此條規范實際上確立了兩條固定甚至有僵化之虞的規范流程:首先,若監管人受到債權人委托監管以替代其對于質押財產的占有,則基于三方協議,監管人違反受托義務應承擔違約責任;其次,若監管人是受到債務人的委托進行監管的,即便在三方協議的框架之下也視為質押財產未交付,質權未有效設立,債務人要在質權有效設立的范圍內承擔違約責任,未履職的監管人也應擔責。

不可否認,三方協議框架下的交易形態的確是司法實踐中較多的一種。但是如前所述,該條規范僅以商事實踐中一種交易的具體形態為范本進行規范,將流動質權的交易形態圈定于一種模型,實際上固化了商事實踐的交易方式,打擊了交易形態的多樣化,也會遇到該條規范無法適用的司法情形,于是會導致流動質權模式無法得到制定法依據的規范缺失之情形。

該條適用的情形是監管的第三方對質押財產的占有形成方式須依賴于委托合同,形成委托關系。但在司法實踐中往往不僅有委托監管這一種情形,還有租賃關系、借用關系和保管關系等能形成占有情形的民事法律關系。比如,司法實踐中的案件就有不屬于其規定情形的典型情況,質押財產并沒有發生任何物理上的轉移,依舊存儲于原來所在的倉庫之中,只不過是債務人將倉庫出租給物流公司進行監管,且由債務人與監管人簽訂的庫房租賃保管協議,出質人退出了對于該質押財產的直接占有。監管人如何擔責便成了重要問題,此交易方式與法律規范規制的情形不同,那么能否擴張該條的適用范圍以將此種情形納入其中以保障司法案件裁判的統一尺度。筆者認為,在監管人責任承擔情形下,《民法典擔保解釋》第五十五條具有相應的規范意義。此類案件中大多數法院最終認定質權已經得到了有效設立,因此監管人責任應當參照適用《民法典擔保解釋》的規定即承擔違約責任。

三、質權未有效設立的監管人責任

在《民法典擔保解釋》第五十五條情形下,質權未能夠有效設立,債權人可以請求法院要求監管人承擔責任。此種情境是三方協議的框架下,債務人委托第三方監管進行監管質押財產,債權人非監管合同的主體,合同具有相對性,債權人不能基于監管合同約定追究監管人違約責任,但債權人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六十五條依過錯責任追究監管人的侵權責任獲得相應保護。那么,監管人承擔何種責任以及承擔責任的限度為何就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對此司法解釋并未作出說明。本文認為,其應當基于自身過錯承擔相應的補充責任,此外,基于債權人、監管人以及債務人之間對于質押財產的控管程度的不同,監管人應當承擔過錯推定責任。

首先,監管人不應當與債務人承擔連帶的賠償責任。依侵權法的基本原理,除法律另有規定外,行為人無需對自己的行為承擔責任,僅在過錯的情形之下才需要承擔責任。若要將監管責任變成與債務人的連帶賠償責任則實質上會將監管人變成連帶保證人,而對比監管人所獲得的收益而言,連帶責任過重,更為重要的是,這也與侵權責任法的原理相悖。其次,監管人應當承擔過錯推定責任。債權人對監管狀況知之甚少,因此應當在舉證責任上予以相應的傾斜,而無過錯責任又過于苛責監管人,且根據一般法理,無過錯責任的適用應當有明確的法律規定,所以無過錯責任無適用空間,而對于監管人依據過錯推定責任承擔的損害賠償數額上限,不高于債務人應當出質的財產與已經清償債務的差值部分,即補充責任。

結 語

作為一種新興的動產融資擔保類型,無礙于質押財產非靜止性的流動質押擔負著促進企業融資的商業期待,法律規范應當作出進一步完善以滿足這種期待。在監管人責任這一關鍵問題上,應當審慎權衡債權人與監管人之間的利益關系,以期實現流動質權商業效用的充分發揮,從而降低企業的融資成本、提升企業的融資效率。

責任編輯:買園園
学霸拿遥控器玩我-婷婷五月深爱憿情网六月综合-输了游戏把下面给对方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